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庄文飞律师,山东舜元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具有多年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丰富经验,先后为多家企业、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办理案件细心严谨,诉讼技巧娴熟,善于抓住案件焦点问题,能最大限度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联系电话:158 0531 7612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古代的杀妻案  

2012-03-04 18:50:29|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代的杀妻案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中国古代的杀妻案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中国古代的杀妻案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图依次为:嘉靖皇帝 吴起 徐文长
□张嵚
    一位西方汉学家曾说:中国传统戏曲中最受关注的往往是“公案戏”,而诸桩“公案”中,引起观者喟叹最多的,却当属“杀妻案”。
    细细梳理一下,无论是《铡美案》中那一段杀妻未遂,还是从《水浒》中“派生”出的《宋江杀惜》《杨雄杀妻》等桩桩血案,甚至是《长生殿》中那场因“杀妻”而演变来的“人鬼情未了”,表现的都是夫妻恩,眨眼间化成了决绝无情的一幕。
    最近,女演员白静被夫杀死,丈夫随后亦自杀身亡。这则新闻同样让人感慨良多。生命消逝本就令人痛惜,反目成仇也本就令人惋叹。何况是原本属“连理枝”的夫妻,由爱转恨,这个过程自然更让人心扉刺痛。
    其实,历史真实的舞台上,厚黑权谋的政治博弈中,风雅隽永的才子掌故里,也总有阵阵相似的血雨腥风扑面而来。桩桩发生在古人身上的“杀妻公案”,在见证了一段段亲情爱情泯灭的同时,也注解了一场场众说纷纭的历史。
帝王杀妻,权力泯灭人性
    号称“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汉武帝,到了临终之前,却还不忘了再演一桩杀妻公案——— 杀掉他钦定的皇位接班人刘弗陵之母、他最宠爱的嫔妃钩弋夫人。
    历代杀妻案的第一主角,当属那些君临天下的帝王们。帝王们执掌天下权柄,生杀予夺全在一句话,又兼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按照“犯罪构成条件”论的说法,帝王们犯这错的概率,自然要比普通人大得多。
    比如风流天子唐明皇赐死爱妃杨玉环就是一出“杀妻公案”,从《长恨歌》的惋叹到《长生殿》的缠绵,再到今天一票票电视剧不停地翻拍,算是赚足了后人的眼泪。却也有冷嘲热讽的,比如明末大儒李卓吾先生,在其文集里批注这桩公案的时候,就曾直言不讳:他只不过是为了自保而牺牲老婆,有啥可值得同情的?
    而号称“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汉武帝,到了临终之前,却还不忘了再演一桩杀妻公案——— 杀掉他钦定的皇位接班人刘弗陵之母、他最宠爱的嫔妃钩弋夫人。这场杀妻案的发生,之前可以说没有一点征兆。当时汉武帝正在甘泉宫休养,由钩弋夫人陪伴,二人每日卿卿我我,好不快乐。谁料突然有一日,钩弋夫人犯了小错,汉武帝立刻翻脸,下令将钩弋夫人送入云阳宫关押。直到这时,众臣都还以为,这只是汉武帝想小惩戒一下爱妃而已。谁料不几日后,就传来惊人的消息,钩弋夫人死于云阳宫中。西汉人褚少孙的《史记补注》中,对这事的记录更加详细:钩弋夫人死后,有大臣询问汉武帝,既然你已经决定立刘弗陵为太子,为什么又要杀掉他的母亲。汉武帝答:我眼看着快不行了,儿子年纪小,孩子他娘又年轻,将来必然把持朝政,生出祸乱,还不如早杀了好。
    汉武帝“杀妻”,毕竟还是用很委婉的方法,有些暴君就比较直接了,比如北齐的“无忧天子”高洋。此人本来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荒淫天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喝酒和杀人,特别是喝了酒后就爱撒风杀人,相当神经质。连他的生母娄太后,有一次也被他酒醉后打成重伤,险些演出弑母的悲剧来,大臣百姓的命更是朝不保夕。他最宠爱的嫔妃薛氏,原本是他堂叔的妻子,一日高洋突然想起了这桩过往,立刻怒从心头起,本来薛氏正在床边梳妆,高洋在背后手起刀落,把薛氏的头砍了下来。几天后他在泰山上大宴群臣,突然当场把薛氏的头颅拿出来展示,接着命人把无头尸首拿上来,当着众臣的面肢解,用薛氏的大腿骨做成一把琵琶,当场流泪弹唱,直吓得众大臣瑟瑟发抖。高洋却还不管不顾,不住的叹息说“佳人难再得,可惜可惜”。这位高暴君一生荒淫暴虐,31岁即因严重酒精中毒而死。
    历史上一些并没有“暴君”名号的皇帝,也发生过杀妻事件。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便是一例。朱厚熜的第一个皇后陈氏,怀有身孕的时候,恰好目睹丈夫在和其他嫔妃调情。气得陈皇后当场把茶杯摔在地上,却招来朱厚熜对她怒目而视。没想到就这一瞪眼,陈皇后立刻动了胎气昏厥,几个时辰后即胎堕人亡。如果说这尚算“误杀”,那么19年后,朱厚熜的第三任皇后方氏,同样因妒忌而和朱厚熜结怨,恰好皇宫失火,火势蔓延到方皇后寝宫,朱厚熜当场下令,禁止太监宫人前去救火,坐看方皇后被烧死在火海中。这位在位45年的帝王,以宠信奸臣以及修道怠政著称。他过世的时候,民间老百姓居然还有不顾国丧禁令,自发放炮仗庆祝的。
男尊女卑,妻子多为牺牲品
    战国时候,军事家吴起客居鲁国,恰逢齐国进攻鲁国,鲁国国君要任命吴起为将,却顾忌吴起的老婆是齐国人。得知消息的吴起二话不说,当夜就将妻子杀害,把老婆的脑袋扔到鲁国国君面前,逼得鲁国国君委他重任。
    《三国》里的刘备有名言:“弟兄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言下之意:手足不能没有,衣服可以随时换。也就是说,封建社会,妻子是可以拿来牺牲的。《三国演义》小说里,刘备就不止一次享受到“牺牲妻子”的成果。他自己的老婆说扔就扔不说,猎户刘安还曾把自己老婆杀了,煮肉来犒劳他。这样的行为,在小说中非但未遭指责,相反作为忠义的典型,得到了大大的褒奖。
    而放在真实的历史中,两千年封建社会,以妻子做牺牲品闹出来的杀妻公案,由战国至清,可谓比比皆是。除了史不绝书的饥荒战乱年代,以杀害妻子的方式“人相食”的惨剧外,和平年代,也有不少以杀妻方式“搏出位”的。
    最著名的当属“吴起杀妻求将”的典故。战国时候,军事家吴起客居鲁国,恰逢齐国进攻鲁国,鲁国国君要任命吴起为将,却顾忌吴起的老婆是齐国人。得知消息的吴起二话不说,当夜就将妻子杀害,把老婆的脑袋扔到鲁国国君面前,逼得鲁国国君委他重任。事后,吴起大破齐国,名震天下,奠定了其兵家始祖的赫赫地位。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眼里,老婆是件衣服,在国君的眼里,他这个不爱惜“衣服”的人,也不过是件破衣服。打败了齐国的吴起,战后即被鲁国国君解职,而后吴起投奔魏国,又立下大破秦国的功业,却又被魏国君臣赶跑,最后他在楚国搞变法,死于楚国守旧派发动的暴乱中。一辈子,他也是一个牺牲品。
    吴起死了,可拿着老婆做牺牲品的人,历朝历代并没少,唐朝弄臣窦怀贞便是一例。武则天在位的时候,他曾治理地方有功,以勤政清廉著称,是当时有名的“廉政标兵”。后来唐中宗复辟李唐,朝局风云动荡,官居御史大夫的窦怀贞主动卖身投靠,不但帮助皇后韦氏专权,甚至还迎娶了年长他近二十岁的韦皇后奶妈王氏为妻,一度权倾朝野。谁料好景不长,转眼间韦皇后事败,唐睿宗李旦登基,大肆清查“韦氏余党”。这时的窦怀贞,却演出了他人生中最无耻的一幕,不但在家中将妻子王氏杀死,更写了一封洋洋万言的奏折表忠心,奏折中尤其雷人的是,他说自己之所以迎娶王氏,是效仿春秋时期助勾践复仇的烈女西施,忍辱负重保卫李唐江山。这篇恶心的奏折,外加恶心的行为,居然也令他感动了另一个恶心的女人——— 唐睿宗之妹太平公主。在太平公主的庇护下,窦怀贞不但躲过了追责,甚至还青云直上,一度官居丞相。后来他协助太平公主做乱,事败后投水自尽。尸体打捞上来后,兵将们听说是窦怀贞的,居然一个个争着拿武器在尸首上乱砍。小人,从来都是招恨的。
李自成也曾犯过杀妻案
    明朝崇祯元年,陕西米脂发生了一桩乡民杀妻案,嫌疑犯李某系刑满释放人员,曾做过国家驿站的驿卒,裁撤归乡后又因欠债坐牢,出狱后得悉妻子韩金儿与乡邻私通,故一怒之下将妻子杀害,之后负案在逃。这位亡命天涯的杀人犯,就是李自成。
    封建社会男尊女卑,说到夫妻之间的公案,许多情况下,女性往往是受害方,但凡事也未必绝对。
    明朝人李绍文在《皇明世说新语》里,就记录了六种让丈夫忍无可忍的“母老虎”:有不许老公娶小老婆而大闹的;有不待见前房儿女的;有做主给老公娶小老婆,其实是安排眼线监视老公的;有老公病了,把老公扔在一边不管的;有老公在陪客人说话,当着客人面鞭打奴婢,让老公出丑的;有老公得到升迁,却披麻戴孝诅咒老公的。李绍文感叹说:娶了这样的老婆,让男人怎么活啊。
    无独有偶,沈德孚的《万历野获编》里,也记录了明朝中后期,由于社会思潮的逐渐开放,妇女地位的日益上升,所发生的另一种“负面”现象——— 家庭暴力乃至家庭血案日益增多。尤其是在当时的江南以及福建广东地区,杀妻案件日益增多。而在万历年间明朝的“司法部长”、刑部尚书张问达的奏折里,对“杀妻案”的类型,做了如下概括:一类属丈夫失德,一类属妻子失德。二者的比例大体相当。同时期大明朝内阁首辅申时行,也曾有奏议,认为应当重“德化”,即重视道德教育,方能避免悲剧。
    而在明末的杀妻案中,最著名的两桩名人杀妻案,都可谓影响了历史,一桩是大画家徐文长的杀妻案。当时徐文长受严嵩案牵连穷困潦倒,生活压力极大,精神也受到刺激,居然怀疑妻子张氏不忠,一怒将其杀死。事后徐文长坐牢七年,悔恨交加下曾多次自杀未遂,出狱后无颜归乡,遂游历四方,在辽东总兵李成梁家中做幕宾,教其子女兵法,其学生之一,便是后来抗倭援朝战争中横扫朝鲜半岛的名将李如松。
    而另一桩杀妻案的主角,在案发时并不出名。明朝崇祯元年,陕西米脂发生了一桩乡民杀妻案,嫌疑犯李某系刑满释放人员,曾做过国家驿站的驿卒,裁撤归乡后又因欠债坐牢,出狱后得悉妻子韩金儿与乡邻私通,故一怒之下将妻子杀害,之后负案在逃。这位亡命天涯的杀人犯,而后被明朝司法机关通缉了十多年,悬赏的价码也不断增高,身份也不断改变:不单是杀人犯,还是天下知名的反贼,大明王朝的掘墓人——— 李自成。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