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庄文飞律师,山东舜元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具有多年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丰富经验,先后为多家企业、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办理案件细心严谨,诉讼技巧娴熟,善于抓住案件焦点问题,能最大限度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联系电话:158 0531 7612

网易考拉推荐

《红楼梦》的高度  

2011-10-13 10:35:00|  分类: 心有灵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的高度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红楼梦》的高度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红楼梦》的高度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红楼梦》清刻本□马瑞芳
    马瑞芳,教授、作家,《百家讲坛》主讲人之一。近年关注经典文化大众传播和趣味解读,在海峡两岸出版《马瑞芳讲聊斋》、《〈红楼梦〉的经典爱情习题》、《马瑞芳趣话红楼梦》、《马瑞芳趣话王熙凤》、《马瑞芳趣话聊斋爱情》、《马瑞芳趣话金瓶梅》等。
“《红楼梦》是欧洲文化从来没有达到的高度。”
    几年前参加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罗马尼亚,我在下榻的前罗共中央招待所请布加勒斯特大学的汉学家吃饭,三个吉卜赛艺人主动来弹琴。作为“外宾”,自然不能不听,更不好意思白听。后来我说:虽然支付二十美元小费,但总算在异国他乡制造一点儿贾府式钟鸣鼎食气氛!我们的话题是《红楼梦》啊!当时,我问褐发碧眼的杨玲教授:你为什么费这么大力气翻译我们的《红楼梦》?她的回答我至今记忆犹新:“《红楼梦》是欧洲文化从来没有达到的高度。”
    罗马尼亚汉学家说得不错,欧洲文化高峰被认为是莎士比亚戏剧。莎士比亚用几十个剧创造百十位活灵活现的人物,曹雪芹用一部未完的《红楼梦》也创造百十位活灵活现的人物。莎剧的一些次要人物比如仆役、使女相对单调,有时这个剧和那个剧互相重复。而《红楼梦》绝对没有雷同人物。同是小姐,黛玉、宝钗、湘云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语言,各有各的处事方式;同是丫鬟,晴雯不会跟袭人类似,性格相似的袭人跟麝月仍有很大不同;同是管家,周瑞家的八面玲珑,比猴还精,林之孝家的就有点儿“托大”。《红楼梦》人物写得好,偶尔露峥嵘的焦点,都被鲁迅先生说成是“贾府的屈原”了。
    《红楼梦》是几千年才出一部的好小说。它不仅仅是好小说还是中华文化标志性“建筑”。红学家都说《红楼梦》“文备众体”。《红楼梦》虽是好玩的小说,但中国古代文化精华,比如《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明清传奇,还有经、史、子,都被曹雪芹熔铸到他的“闲书”里了。《红楼梦》真是开卷有益、从哪页掀开都有兴趣读下去。它有曲折新奇的故事,灵动飞扬的人物,更有丰富别致的风物。当曹雪芹生动细致地写贵族大家庭的吃喝玩乐、婚丧礼祭,描摹贵族男女的诗意享乐时,这些风物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什么可算《红楼梦》风物?人物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嘴里吃的,平时住的,举凡建筑园林、服饰装扮、饮食茶酒,都可以算。
    先看居住:林黛玉初进贾府,看到皇帝赏赐并题写的“荣禧堂”,那叫什么样的排场?那是什么样的气势?黛玉父亲出身探花,任职盐政,官不小,钱不少,但黛玉进了荣禧堂,就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了。贾宝玉在秦可卿房间午休,武则天、西施用过的东西都成了秦可卿房间的摆设,这是真实的摆设?还是寓意化描写?刘姥姥进大观园,读者随她一一领教了怡红院的大穿衣镜,潇湘馆的茜纱窗,秋爽斋的大书案,蘅芜苑的土定瓶。按曹雪芹构思,将来贾府事败刘姥姥还会进入破败的大观园。曹雪芹巧妙地借刘姥姥视角,搞陌生化欣赏,用大观园的“物”说明贵族之家的享用和人物个性。
    再看穿戴:贾宝玉脖子上挂块通灵宝玉,薛宝钗脖子上挂块金锁,史湘云脖子上挂块金麒麟。宝玉、金锁、金麒麟,非金即玉,都是“物”,林黛玉一概没有,经常酸溜溜地说:我哪有什么金啊玉啊?我只不过是个草木之人!其实,林黛玉本身就是最珍奇的物,她的前身,是灵河岸边、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至于王熙凤头上戴的朝阳五凤挂珠钗,那讲究可就大了!它简直可以算凤姐的人生象征。
    还得看看饮食:《红楼梦》不像《金瓶梅》那样写市井饮食,它是古代贵族之家的“食谱食经”。它的饮食描写是故事发展、人物性格、文化世态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何谓“安富尊荣”?何谓“豪华糜费”?看贾府的玉粒金莼就知道了。史太君宴大观园,金鸳鸯宣牙牌令,凤姐的茄鲞难倒后世名厨,因为那是文学化的菜,是为写贾府的繁华创造的菜;大观园一顿螃蟹够庄稼人过一年,是经常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感慨;贾宝玉喝的小莲蓬汤写尽了国公府的享受......美食美器美章法,真是吃出盎然情趣,吃出性格命运!
    《红楼梦》的可贵还在于它描写的爱情在古代小说戏剧中独一份儿。宝黛爱情不是一见钟情,也基本不算青梅竹马,是志趣一致、爱好相同、心灵呼应。曹雪芹既没像《西厢记》写一男一女“佛殿相逢”,也没像《牡丹亭》写人鬼魂魄相从,更不像《金瓶梅》写尽床上功夫。曹雪芹写的宝黛爱情主要是精神恋爱,是从未有过的三世情,而这三世情恰好从“物”开始。林黛玉前身绛珠仙草受到贾宝玉前身神瑛侍者浇灌,林黛玉下凡,是来向神瑛侍者还泪的。进入贾府,宝黛总是跟那些诗意化的“物”联系到一起,黛玉扛着花锄来葬花;宝玉挨打后黛玉收到两块旧手帕写上诗成了“诗帕”;宝玉为制止黛玉离开贾府,把架子上的西洋自动船藏到被窝里......《红楼梦》写爱情用的是花娇月媚的文字,跟“色”跟“俗”一点儿不沾边。
    《红楼梦》受《金瓶梅》的影响,但二者有雅俗之分。同是表达感情,潘金莲弹着琵琶唱社会上流行的俗曲,林黛玉手扶花锄吟唱自己创作的心灵之歌。《红楼梦》风物的最重要特点是风雅和典雅,因为跟这些风物有关的人是雅人:是黛玉、宝钗、湘云这些深闺诗人,凤姐这类家政达人,贾母这类享乐高手。
    半瓣花上说人情,一滴水中照太阳。曹雪芹以对人生的烛照洞见,借平凡的日常事物,捕捉炫目的人性光环,表现博大的道德关怀,不断给读者阅读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