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庄文飞律师,山东舜元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具有多年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丰富经验,先后为多家企业、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办理案件细心严谨,诉讼技巧娴熟,善于抓住案件焦点问题,能最大限度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联系电话:158 0531 7612

网易考拉推荐

公权力“世袭”恶化基层生态  

2011-11-28 11:55:36|  分类: 心有灵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层政府家族化趋势引起的连锁反应极为可怕。不是基于民意而升迁的官员,当然不会在乎公众利益,这些官员目力所及,恐怕不会有民生疾苦和一方平安。在这种权力格局中,正常的政府权力监督机制荡然无存,社会监督更无从体现,既然权力为家族所赋予,则必然为家族所用
“政治家族”在基层相当普遍
    《南方周末》刊文说,近年来,县域治理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热点,但是焦点往往放在作为一把手的县委书记权力过于集中这一问题上。事实上,在现行体制下,县委书记和县长常由外面调任,而长期在当地经营的本地家庭政治力量,对当地政情往往有着巨大的影响——— 正如中国传统政治中的“官”和“吏”的关系,在实际运作中,具有深厚当地资源的“吏”,对地方政情的影响,很多时候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为撰写博士论文,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从2008年初开始,在中部某县挂职两年,分别担任副乡长和县长助理各一年。挂职期间,他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出发,细致地从内部深入记录了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发现“政治家族”在当地相当普遍,占据了各部门的重要职位,令人触目惊心。文中的“家族”,指的是血缘和姻缘的集合体。作者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把政治家族分为“大家族”和“小家族”,一个家族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为“大家族”,5个以下、2人以上的为“小家族”。根据作者的细致调查,在该县之内,竟然梳理出21个政治“大家族”,140个政治“小家族”。
政治家族的特点和成因
    据其调查,该县政治家族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不少都是行业内或者系统内繁殖,具有一定的世袭性。二是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也就是俗称的“县领导”,其子女一般至少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不少还是正科级职务。三是政治家族子弟具有向核心部门、关键部门聚集的趋向,比如县纪委、组织部、县委办等等。四是政治家族的大小,往往和家族核心人物的权力和位置成正比——— 核心人物权力和位置越重要,家族内出的干部也就越多。同时,和后代数量也成正比,后代越多,家族内出的干部也越多。
    作者还从该县的具体情况分析了当地政治家族形成的主要因素。一是政治录用方面的优势,主要是教育和入伍。二是领导干部及其子女形成了一个熟人圈,互相比较了解,同时,很多领导干部为了子女的进步,会不断对县里的主要领导介绍子女的情况,希望能够得到照顾。很多老干部在和作者访谈时,很坦诚地谈到这些;作者在当地组织部长办公室内,曾几次遇到老干部为自己的子女进步说情。三是政治培养,在领导干部家庭中,父辈的刻意培养加上潜移默化的熏陶,都会使得他们在政治体系内更快成长。作者在调查中发现,政治家族在当地形成了地方利益集团和势力集团。该县一位主要领导经常感叹很多措施执行不下去,原因就是地方利益集团的阻挠和反弹,该县很多不正之风,比如炒地皮等,很多背后都是政治家族的势力。这种力量是很大的,这位领导说,很多时候投鼠忌器,极端的时候自己都可能翻船。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基层公权生态
《经济观察报》刊发社论说,当下年轻人最痛苦的事是什么?事业上和“官二代”竞争,感情上和“富二代”竞争。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无可厚非,情感的物质化与财富化是个人选择,人往高处走也无太多可指责之处。但前者却是事关社会公平乃至基层政府权力服务于谁的大问题。
    我们并不武断地反对公务员队伍中出现的“官二代”。举贤不避亲,出身于官宦之家的子弟,如果他们的升迁机会并非出于父辈的庇护,而是基于出色的个人能力和优秀的工作业绩,并且通过公平透明的遴选机制获得,我们乐见其成。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最近几年,各地相继出现一批20多岁的县长、副局长和大学副院长等等,尽管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从媒体披露的信息看,相当多的年轻官二代们正在借助父辈的政治资源和人脉关系在仕途上突进,父辈们给予他们的岂止是暗自的提携,在一些地方更是近乎赤裸裸的“照顾”。温州“招考门”中《关于考录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子女的补充规定》,就是一例。权为民所赋,却为私所用。
    更可担忧的是,基层政府这种公权力的“世袭”,不仅仅表现在父与子、母与女之间的单线“传承”,当下已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趋势。这一点,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最近公开的博士论文是最好的注脚。在这个副科级及以上干部仅有1000多人的农业县里,竟然存在着21个政治“大家族”和140个政治“小家族”。而且政治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往往以联姻或者拜干亲的方式不断扩大,“几乎找不到一个孤立的家族”。
扩大基层直选破解公权力家族化
    在基层政府中,冯军旗所观察的社会学案例并非个案,只是基层政府家族化趋势轻重不一而已。这样一种趋势,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阻断了社会才俊进入政府服务公众的通道。换句话说,仅有才能,没有家族背景,或者不趋附于某个有势力的家族,就不可能进入政府部门,不可能成为国家干部。因为在这张由血缘与姻缘构筑的政治家族网中,用人唯才变成了用人唯亲。
    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更为可怕。不是基于民意而升迁的官员,当然不会在乎公众利益,既然权力为家族所赋予,则必然为家族所用。这些官员目力所及,恐怕不会有民生疾苦和一方平安。在这种权力格局中,正常的政府权力监督机制荡然无存,社会监督更无从体现。任何内在的监督都可能成为家族间的共谋或者以民众福利为质押品的博弈。贪腐由此不可避免,一旦事发,就是“窝案”,牵扯到整个甚至数个家族,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就是一例。
    在一些地方,这种权力格局层层寄生,已然侵蚀了基层民主化试验来之不易的成果。以村一级的海推直选,县乡的民主恳谈会、政务公开,乃至乡长镇长直选为切口的基层政府民主化实验,其要义就是推进政府事务的透明化,从而更有效地监督和制约公权力。公权力的家族化与这种民主化是一对“天敌”。因此,避免家族权力进一步侵蚀公权力,根本之道仍在于扩大官员选拔过程中的民众参与权,进一步扩大基层官员直选范围。只有解决好“权为民所赋”的问题,“权为民所用”才不会成为地方官员们的空头口号。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