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庄文飞律师,山东舜元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具有多年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丰富经验,先后为多家企业、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办理案件细心严谨,诉讼技巧娴熟,善于抓住案件焦点问题,能最大限度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联系电话:158 0531 7612

网易考拉推荐

30省份公路欠债2.3万亿 巨额收费不还贷遭质疑  

2011-11-27 18:42:23|  分类: 大千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那么多收费公路,一年数千亿的收费规模,收了这么多年,竟然倒欠下2.3万亿的巨债,这样的摸底结果真是要跌碎一地眼镜。收费公路何以债台高筑,从交通部门公布的数据,不难找到答案:各地每年巨额的公路收费,均有相当大部分未用于还贷——2010年,安徽一年约94亿公路收费,用于还贷的只有不到54亿;河北一年收费203亿,还贷只有101亿;广西一年收费66亿,还贷只有30亿……

那么,动辄数十亿上百亿的资金,不去还贷,到底用在了哪儿?除了固定的税费支出,其他无疑都是收费公路的“管理成本”,包括养护折旧支出、运营管理支出、薪酬福利支出等等。

然而,所谓“管理成本”,注水成分往往很大,对此,媒体曾一次次掀开冰山一角——河南一段98.8公里收费公路,却养了403名职工,这还不包括保安、后勤人员;温州苍南一二级收费站,职工竟有113人;上市公司宁沪高速,逾九成员工的学历没有达到大学本科,但其人均税前收入达到10.5万元。而审计部门也多次披露,一些省市收费公路大量挪用通行费收入,其中一些被用于建楼堂馆所、投资股票和对外投资。

眼下,在国家统一整顿的高压下,各地都在整改,现有收费公路、收费期限、收费标准、收费站(点)等面临重新审核。可以预料,未来收费公路减少,收费期限缩减、收费标准降低,收费站撤并将是个趋势,随之带来的是公路收费总额的降低,经济民生的减负。不过问题的另一面在于,公路收费总额降低,很可能意味着本来就很低的还贷额将更加缩减,还贷的周期将延长,如此一来,取消公路收费会不会遥遥无期?

当然,我们或可通过行政手段一刀切,只要收费到期,无论是否还清贷款都必须停止收费。但之前收费公路欠下的巨额债务怎么办?除非政府财政买单,否则只有变成银行坏账了,而这两个结果最终都是全体纳税人来承担损失,明显都不合理。

因此,治理收费公路,我们无法绕过这2.3万亿的债务包袱。而要想摘除这个包袱,政府首先必须向收费公路的高额“管理成本”开刀,对“管理成本”同样展开全国摸底,并向社会公布摸底结果。在此基础上,为收费公路“管理成本”建立明晰标准,严格进行压缩和控制。

此外,应推动收费公路运营、养护成本及人员薪酬福利开支的信息公开。“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的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收费公路不能成为信息公开的盲区,让公众参与监督收费公路管理,才能从外部建立起公路收费的约束机制,从而让收费公路整顿跳出“治乱循环”的怪圈。

让收费公路的欠债黑洞成为阳光债务

日前,包括重庆在内的12个省市公布了收费公路摸底调查结果,重庆27条收费公路都为高速公路,去年1836公里收费公路收费47.7亿元,平摊每一公里收费260万元。虽然如此,重庆收费公路去年仍亏损33亿元。(10月18日《重庆晚报》)

一段时期以来,公路收费高、超期限收费等乱象备受公众诟病,如今一些省份陆续曝光公路收费情况的摸底数字后,更引发舆论惊呼——坚挺的收费背后竟然背负着庞大的债务!调查显示,12个省份收费公路累计债务余额为7593.5亿元,收费公路去年收费额为1025.7亿元,而江苏的累计债务全国最高,达1338亿元,债务数字之高让人触目惊心。

中国高速公路每公里平均一年收费高达260万元,收费年复一年,却依旧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委实叫人难以置信。中国的高速公路的确都要还贷,其养护成本、支付运营管理成本、交纳税费的成本,以及折旧或摊销及其他支出都是客观存在。最近江苏公路回应称因其所辖路段建设速度全国最快,全线上马才导致高负债,咋一听貌似这种说法有理有据,但仔细一想并不然。其实,收费公路本来就是借债建设,用收费还债,有债务很正常,债务大一些也不可怕,问题在于这些债务是否合理,能不能见阳光,会不会成为一个无底洞,收费公路还有没有尽头?

种种迹象表明,收费公路高收费与高额债务长期并存,这本身就缺少合理的理论支撑,再联系到过往披露的某些现象,不免让人担心其背后其实存在一个个利益“黑洞”,正是“黑洞”将收费公路一边充当提款机,一边制造巨额债务。中国式公路收费的奇迹也由此而生。去年北京公路收费59.77亿元,20.14亿元用于偿还利息,贷款本金只偿还了5200万元,截至2010年底的债务余额为439.23亿元。按此还贷速度,天知道京城收费公路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卸掉包袱,更蹊跷的是,他们的还息热情远高于偿还本金,面对这反常行为背后暗藏着的玄机也就变成人所共知的秘密了。

关于高速公路的秘密其实还有很多。不久前有媒体报道,浙江苍南县一个政府设立的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竟然有职工113人,其中68人有事业编制,其他企业借用45人,被誉为“史上最臃肿收费站”。业内人士称即使只有一半人对此收费站来说也是绰绰有余。“臃肿”的结果是,一年的效益一千万,工资支出就要三四百万。当然,这种严重超编的“养人”现象绝非个别案例。河南高速洛阳分公司仅仅负责98公里收费公路的管理和养护,职工却超过400人,平均四个人才管理一公里公路。公路部门工资福利高是公开的秘密,因此,仅人力成本一项,就已经瓜分走了公路经营相当一部分的利润。

在讨论高速公路债务之前,不弄清债务的形成和构成就无法实现“阳光债务”,就不可能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治理乱收费,更别说想要遏制那些灰色甚至黑色债务的继续生成,期待让收费公路切实步入合理、有序、可预期的轨道无异于天方夜谭。(范子军)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