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庄文飞律师,山东舜元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具有多年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丰富经验,先后为多家企业、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办理案件细心严谨,诉讼技巧娴熟,善于抓住案件焦点问题,能最大限度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执业理念:“当事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联系电话:158 0531 7612

网易考拉推荐

徐芳:胡适未完成的恋曲  

2011-11-13 18:35:14|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芳:胡适未完成的恋曲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徐芳:胡适未完成的恋曲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徐芳:胡适未完成的恋曲 - 庄文飞律师 - 庄文飞律师博客


图一:徐芳
图二:徐芳与丈夫徐培根
图三:胡适批改过的徐芳之论文
□特约撰稿 蔡登山
    1939年8月14日,江冬秀给远在美国当驻美大使的胡适写信,信中说:“我算算有一个半月没有写信给你了。我有一件很不高兴的事。我这两个月来,那(拿)不起笔来,不过你是知道我的皮(脾)气,放不下话的。我这次里(理)信件,里面有几封信,上面写的人名是美的先生,此人是哪位妖怪?”胡适接信后在 9月21日给在上海的江冬秀回了一封信,信中说:“昨天刚寄信给你,说你好久没有信了。今天接到你的信了(八月十四的)。谢谢你劝我的话。我可以对你说,那位徐小姐,我两年多来,只写过一封规劝她的信。你可以放心,我自问不做十分对不住你的事……”由此观之,江冬秀对胡适与徐小姐的关系,虽时过境迁,但还是颇有余愠的,这也难怪我们的胡大使要忙加解释。但徐小姐究竟是什么人?与胡适又有何种关系?历年来的研究者似乎无人知晓。经过研究、考证,我发现这位徐小姐叫徐芳。
胡适面对新恋情:你和也不和?
    1936年5月间,胡适写下一首题为《扔了?》的情诗:
    烦恼意难逃,──
    还是爱他不爱?
    两鬓疏疏白发,
    担不了相思新债。
    低声下气去求他,
    求他扔了我。
    他说,“我唱我的歌,
    管你和也不和!”
    47岁已名满天下,又是北大文学院的院长,家有妻小的胡博士,似乎为情所困了。因为他收到一位笔名“舟生”的女学生5月12日的来信,信中除了对老师的关怀外,还附上她写于3月7日的一首名为《无题》的诗,诗云:
    她要一首美丽的情歌,
    那歌是
    从他心里写出,
    可以给他永久吟哦。
    他不给
    她感到无限寂寞。
    她说,“明儿我唱一首给你,
    你和也不和?”
    面对一位才堪咏絮、秀外慧中的女弟子,胡适在爱才惜才下,又为背不起的“相思新债”而烦恼。
    1936年1月5日,好友丁文江在长沙病逝,胡适为处理后事,于1月10日离北平南下,11日到南京,停留数日后,即转赴上海。而当时刚从北大毕业不久的徐芳(字舟生),也正在上海,两人见了面。这次的见面,除了谈心外,谈新诗是他们的主题,笔者看了徐芳所珍藏的文稿中,就有当时胡适写在“胡适稿纸”留赠给她的诗。当然徐芳也给胡适看了她的诗稿,胡适1月22日的日记载:“徐芳女士来谈,她写了几首新诗给我看,我最喜欢她的《车中》一首。”
    徐芳的《车中》是这么写的:
    橘子皮,扔出去
    残了的玫瑰,扔出去
    南行的火车在赶行程,
    我闭眼坐在车里
    什么都不看
    什么都不想
    只想得一会儿安静
    但我惦着一个人
    他使得我的心不定
    青的山,绿的水
    都被我丢尽。
    我也想把他往外一扔
    但我怎么舍得扔!
    但我怎么舍得扔!
    第二天,胡适写了一首《无题》诗回应,诗云:
    寻遍了车中,
    只不见他踪迹。
    尽日清谈高会,
    总空虚孤寂。
    明知他是不曾来,──
    不曾来最好。
    我也清闲自在,
    免得为他烦恼。
    可以说,胡适和徐芳原本是师生,慢慢地因诗生情,胡博士也禁不住“和”了起来。
徐芳其人
    徐芳,江苏无锡人,系出名门。曾祖父徐寿(1818—1884)为晚清著名的科学家、造船工程师、西方科技书籍的翻译家。祖父徐建寅(1845—1901)制造火轮船,研发无烟火药。父亲徐尚武(1872—1958),仿黄色炸药,研制成安全炸药,著有《徐氏火药学》22卷。徐芳还有一个姑丈名赵诒诪(颂南),曾任中国驻巴黎总领事。
    徐芳入中文系时,胡适是文学院院长,系主任是马裕藻。一般记载都说胡适一开始就是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系主任是不确的,胡适兼系主任是要到1934年5月间。这时徐芳是中文系三年级的学生。
    徐芳可说是一位早慧的才女。在总数162首的创作诗集中,已发表的只27首(案:恐尚有未搜集到的),但仅这20余首诗,她在当时的文坛上已被冠上“女诗人”的名号了,可见她的才华洋溢、锦心绣口兼温婉。除了本身是女诗人之外,她亦研读大量师友及同辈新诗人的作品。她在老师胡适的指导下,撰写《中国新诗史》的毕业论文。从她所保存的手稿上,我看到指导老师胡适的朱笔批改,虽然改的不多,但我相信胡适是仔仔细细地阅读过这本论文的,而且是骄傲地发出会心的微笑的。
    当徐芳毕业时,她原本到了天津南开中学要去担任教员了,但却被胡适紧急召回,担任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助理员。不久,1936年春,北大《歌谣周刊》要复刊,徐芳更衔胡适之命,接下该刊长达一年有余的主编工作。他们的感情也在这段日子里,急骤升温。
    据1936年4月25日顾颉刚日记说:“到朱光潜家,为诵诗会讲吴歌。与会者有朱光潜、周作人、朱自清、沈从文、林徽音、李素英、徐芳、卞之琳等。”而徐芳在参加完文艺聚会后的次日就到天津去探望兄妹,28日才回北京。回京后,她就收到胡适的来信,徐芳在次日回信中说:“您的信跟您本人一样亲切,给了我很大的快乐。”这是目前所见他们两人最早的通信。5月8日,徐芳寄给胡适一信,信中还附了她两天前写的一首题为《明月》的诗。
    5月19日,胡适在北京西山写下了一首《无心肝的月亮》,该诗以前人诗句“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引题,再映衬自己的心怀。因为在这之前的5月15日夜,徐芳又给了他一封信,并附上了一首《无题诗》,诗云:
    和你一块听的音乐特别美,
    和你一块喝的酒也容易醉。
    你也许忘了那些歌舞,那一杯酒,
    但我至今还记得那晚夜色的妩媚!
    今夜我独自来领略这琴调的悠扬,
    每一个音符都惹得我去回想。
    对着人们的酡颜,我也作了微笑,
    谁又理会得我心头是萦满了怅惘!
    5月21日,徐芳给胡适的信中说:“我从来没有对人用过情。我真珍惜我的情(为了这个,我也不知招了多少人的怨恨)。如今我对一个我最崇拜的人动了情,我把所有的爱都给他。即使他不理会,我也不信那是枉用了情。”随信她还附上《相思豆》一诗。
    1936年7月14日,胡适由上海赴美国参加太平洋国际学会第六届常会,至同年12月1日方返抵上海,12月10日回到北平。赴美的送行人群中也有徐芳和她妹妹及竹哥夫妇的身影,但他们到得早,没见着胡适。徐芳在7月16日给胡适的信中说:“我本想等见着了你再走,但是在船上待得愈久愈伤心,见了你的面,一定要大哭。那时候招得亲友笑我,还要害你也难过。”
    7月20日,徐芳回到故乡江苏无锡,两天后,她给胡适的信中说:“到了这里,我头一封信就是写给你的。我要这封信写好,才给双亲写信。要是妈妈知道了,一定要说这个女儿要不得。但是,现在我是爱你,甚于爱我的爸爸和妈妈呢。”8月21日,徐芳校对《青溪文集》和胡适为此所写的序文,她说:“我记得我小时候,常背你的论文。那时我对你的敬仰就别提了。现在我来校对你的文章,真可说是我天大的幸福呢!”在这封信件里,徐芳同时寄上了一张照片给胡适,70年后,这张照片还存放在北京近史所“胡适的档案”中,照片背后写着:“你看,她很远很远地跑来陪你,你喜欢她吗?一九三六.八.二十一。”的确,从上海到美国,鸿飞万里,是有够远的了,但难得的是,胡适又千里迢迢地从美国再把照片带回北平,至今仍完好无缺地保存着。
    自7月中旬胡适出国,至8月底,不到两个月的时光里,徐芳连写了十几封信给胡适,而直到8月27日她才收到胡适自California的回信。徐芳当天写了回信,她说:“你在百忙之中,还没有忘了写信给我,我快活极了。前些日子,我没有得到你的信儿,我真有点怪你了(我真舍不得怪你!)。现在我得谢你!你是那么仁慈,你的句子真甜!我看了许多遍,都看迷了。”
戛然而止的《恋曲·1936》
    几个月后,胡适从海外回到北平,但他面临的是《独立评论》被停刊的问题,千头万绪,好多事有待解决,恐也无心“谁会凭栏意”?或许是胡适的理性战胜了感性,而让这《恋曲·1936》,戛然画下了休止符。“七七”事变后,胡适于7月11日应邀到庐山参加“谈话会”。7月27日,他给徐芳一封信,信中说:“我不曾写信给你,实在是因为在这种恶劣的消息里,我们在山的人都没有心绪想到私人的事。我在山十五六天,至今没有出去游过一次山!每天只是见客,谈天,谈天……只有一次我写了一首小诗。其中第五、六行,似尚有点新鲜,所以我寄给你看看,请你这位诗人指教。我明日飞京,小住即北归。”
    但胡适并没有北归,而是西行,不久后他到美国去拓展民间外交了,又过一年,则接任驻美大使了。1938年1月30日,徐芳给胡适一封信,信中说:“记得前年此时,我们同在上海找到了快乐。去年此时,你在医院里生病,我也常跑去看你。今年却两地相隔,倍觉凄凉。谁敢说明年又是什么样子?……不过,无论如何,我是爱你的。什么都可以变,只有我爱你的心是不变的。”
    这期间徐芳寄给胡适的信有七封之多,胡适则连一封也没有回,因此徐芳在信中(一九三八年五月六日的信)不免抱怨地说:“你这人待我是太冷淡,冷得我不能忍受。我有时恨你,怨你;但到末了还是爱你。”而此信寄出之后,足足有三年,徐芳没有再给胡适写信。一直到了1941年4月24日,徐芳才又给胡适写信,可是这信开头已改成“适之吾师赐鉴”,而落款则是“生徐芳”,物换星移,此情不再。信中所谈的是她想到美国去留学,希望胡适给予帮助,但胡适依旧没有回音。她只得在中国农民银行任文书工作。
    1943年徐芳和徐培根将军在重庆结婚了。抗战胜利后,因工作单位的搬迁,他们从重庆移居南京。而胡适任北大校长之后,到南京中央研究院开会时,也曾去看过他们夫妇,师生之间极为欢畅。1949年她随夫赴台湾。1958年胡适自美返台,担任中研院院长后,他们曾在南港见面。1961年1月17日的胡适日记还有与徐培根夫妇共同聚餐的记载。但此时的胡适只是她“永远崇敬”的老师了。
    胡适的丧礼中有着徐芳的身影,胡适的纪念活动中,徐芳多所参加。据笔者多次的访谈中,她对老师的敬仰,从没有因时间的久远,而有褪减。“胡先生”不仅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字眼,“胡先生”的生日,她历经七十多年依旧没有忘记!一段偶发的恋情,或许是易逝的,但师恩总是难忘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